<< 详细联系我们

  • 24小时热线电话
  • 400-8828-751
  • 服务地址
  • 全国高价回收,现金支付

回收首页新闻中心

    因为恐怕只有穿成这样才能真正的暖和起来

        但是居民们已经议论了有一个月了,小卖铺门脸儿上的封条横一道竖一道地张贴在玻璃上,屋子里是黑的,张贴着的封条是白的,这意味着人们要想再买一颗大白菜恐怕就得沿着街道再往西走一两站地。

    不方便。

        女人拿着两捆行李慢慢从后院走到了苹果手机回收小卖铺的门前,身体向更重的一个包的方向倾斜,脚步因身上行李的重量而变得更为沉重了一些。她把行李一个一个地依次放在了水泥地上,然后伸展着,脊柱和颈部发出了几声轻轻的“咔哒”声,此时她的表情略显得扭曲,但过一会后便显出了一丝放松的神情。

    她抬起头来轻轻舒了口气,然后渐渐的平复下来,眼睛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她在看着什么?或许是星星吧。天空上也许有几颗星星,但是在路灯灯光的映照下,谁能看到天上有多少呢?

    她就这样站了一会。

    孩子也出来了。

      虽然穿着有些陈旧的破棉袄,两块脸颊略显出来被风吹出来的潮红色,但仍然不失作为一个孩子的稚嫩。

      “妈!”孩子的脸上泛着显眼的红色,勉强从嘴角里挤出来这个字,冻出来的鼻涕和风吹出来的眼泪早就干了,在他的嘴唇上方与两眼间鼻梁的沟壑处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母亲身披着大衣,大衣的拉索勉强约束着里面不知道多少层的衣服,因为恐怕只有穿成这样才能真正的暖和起来。她双手揣兜,用围巾和粗线缝的帽子紧紧地裹住了自己的头部,只留出一点缝隙供自己的视线穿过,但听到孩子在叫自己,便转过头俯下身去。

    孩子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好像认为她的回应并不充分。

    “冷。”

        但是孩子并没有流露出什么痛苦的表情,在他眼中,冷并不是冷,只是一种感觉罢了,也许这种感觉会有些难受,就像对于一些孩子来说,打针时的疼痛也并不是疼痛,而也只是一种强烈的难受的感觉罢了。他的语气平静得几乎像是在陈述,并不像是在祈求他母亲的关怀,而更像是在向他的母亲介绍着什么,就好像一个城里人的孩子指着三环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辆,然后对抱着自己的母亲说:“水泥车、公交车、大卡车……”

    这个孩子甚至像是在为自己新的发现感到自豪:原来这就是冷。他比同龄人又更早地得到了一种体验。